福利传真|另濠江神算
两步路公益救援平台 服务商中心

俱乐部及领队入驻

服务商后台

    • 全部
    • 轨迹
    • 活动
    • ?#21450;?/li>
    • 社区
    • 用户

社区 > 西安> 人间值得,愿我们永远生猛,永远牛逼,永远爱这个世界!

人间值得,愿我们永远生猛,永远牛逼,永远爱这个世界!

回复 收藏 正序 只看楼主

人间值得,愿我们永远生猛,永远牛逼,永远爱这个世界! 2019-02-28 11:09:54

2019.02.24,徒步十里长峡,全程17km,加上走错路用掉的4小时,共用时13小时。
有些事情,你永远知道它不是梦,可是?#30475;位?#24819;起来,都会觉得像是?#25105;话恪?br> 所幸四人均平安归来。
出发的前一天晚上一直都睡得很浅,醒来看离约定的七点还早,就慢慢化了个妆。到纬二?#20540;?#26102;候是早上6:48,我很少起这么早,遑论欣赏清晨的城市风景。但这?#38382;?#38388;还早,我就坐在公交站牌下的长椅上回忆起从宿舍过来一路看到的?#21543;?#28982;后写在了手机便签里。


过了?#25442;幔?#39292;干和?#22235;?#37117;到了。没等多久,猴哥的车也到了,大家一起去西外接上孟孟,就往营盘沟出发了。入山口在燕燕农家乐门口,我们到达的时候大概是九点左右。检查好装备做好热身之后我们就进山了。猴哥没和我们一起走,在拍完我们离去的背影后就回城里了。


现在看来,出发的时候真是足够雄赳赳气昂昂了。
刚刚进山的时候还算顺利,路?#29616;?#26377;少量积雪。那时候还没想起打轨迹。过了?#25442;?#36208;到第一个岔路口的时候,我们本来是走的右边,但是走了一段路之后我和?#22235;?#30340;导航都显示正确轨迹在我们的左边,刚好这段路这没人打路标,我们没有多想就折了回去走了左边的路。轨迹也是从这里开?#21363;?#30340;。


一开始路?#29616;?#26377;薄薄的一层积雪,?#36335;?#26159;一些不大的石块,导航也显示一切正常。我们就沿路打了一些路标,继续前行了。?#22235;?#32972;着他那巨大的包,沉默地独自走在最前方。我们三个在他身后张牙舞爪地大喊“等一下?#20445;?#20182;就停下来,等上两分钟就继续往前走了。


路越走越难,但是在山里也不敢贸然行动,只能跟着导航走。我们沿着河道向上,越往山上走,路越险,走到上面的时候都是穿着冰爪手脚并用地往上爬。虽然这样,我心中竟升起些许的?#26029;玻?#22240;为很刺激。这才是我想要的登山啊!这时候?#22235;?#20063;变得不那么沉默了,时不时骚里骚气喊句“fighting~?#34180;?#31561;突然发?#20540;?#33322;上我们的位置已经偏离正确路线左侧好远的时候,我们走的这条路已经?#35805;?#27861;往回走了。这时候我们才意识到,我们在第一个岔路口走的右边的路本来是正确的。
无法原返,只好一路硬着头皮往上爬。当时想的是,等到山顶了再绕道右边去就好了。


到达山顶的时候大概是中午十一点左右。我是第一个登顶的,上去之后发现根本?#35805;?#27861;从山顶走到右边去。我们便在山顶稍微休整了一下,大家各自拿出干粮,简单吃了点东西,一边找下山的路一边合计着等下去了之后把食材拿出来煮个火锅。毕竟,山野火锅是我们这一次行程的一个重点。?#22235;?#30340;大包里不仅装着登山装备,还装着猴哥头天晚上备好的菜。


这种对火锅的期待没多久就被现实当头?#35805;?#25970;碎了。
俗话说,上山容易下山难,这话真的是真理。不止是难,而是看着就真tm的危险,我即使是从巴山深处走出来的女人,也没走过这?#27425;?#38505;的地方啊,更何况还有雪!我说:“我可以说脏话吗?%@*~=&(此处语音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已被消音)?#34180;2四?#22238;了句:“说吧,今天在山里把脏话说尽,出了山再重新做人!”
可是,脏话说了并不能解决眼前的难题,我把自己靠在一根树上看着脚?#22918;?#24178;口中的“九十度”陡坡,心想“我们是不是只能趴这等救援队了?可是这鬼地方,救援队又tm怎么上来啊?”当?#34987;?#27809;想过更不好的。
我正在想怎么下去的时候,?#22235;?#24050;经卸下自己的大包顺着山坡滑下去了。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扒着石头和树根下去了,又把我们三个一个个接下去。当时要不是他,我反正肯定是下不去的。


在又下了大概两三处这样的?#31449;?#20043;后,我们总算是下到了河?#35272;鎩?br>当时本来都稍微松了口气了,可是,陕西这地方真tm邪门啊,后面的路竟然比刚刚的坡还?#36873;?br>饼干走在最前面探路,我踩着她的脚印一步步往下走。积雪最深的地方能没过我的膝盖直逼大腿,我又在不太好走的地方用脚挖出台阶来方便后面的人通过。


突然前面传来一声惊叫,我一抬头,发现饼干刚刚踩到的雪下面是一段两米多长的冰坡,刚刚那声惊叫是因为她滑下去了。幸亏冰坡下面有个石头拦住了她,不然……我不敢想。我问了她好?#22797;?#26377;事没她都没吱声,估计是摔得不轻。即使这样,她?#19981;?#26159;在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。
这冰坡就在我们能通过的唯一的路上,纵使再害怕,也只能一个个往下滑。滑下去再横着往石头上撞,靠着石头拦住才不会滑走。孟孟下来之后还给?#22235;袷帐?#20102;一下冰坡下面的碎石头。


下了冰坡没走多远,下面又是一个更长更陡的冰坡,这个冰坡下面,是巨大的乱石?#36873;?#36825;条路行不通,只能往右上方唯一的看起来勉强能走的路爬过去。也不知道上面是什么,只能碰碰运气。
?#22235;?#35828;:?#24052;?#19968;摔下去了怎?#31383;歟俊?#25105;嘴欠地说了句“没事,反正摔死了自?#27827;?#19981;知道。”
小心翼翼爬上去了,高高的石阶下面是一个积满雪的窄窄的平台。不敢往下跳,害怕滑走。又是?#22235;瘢?#35797;探了好久之后先下去了,再把我和饼干还有孟孟三个人挨个抱下去。当时我?#36864;担骸?#21629;都交给你了,真是生?#20048;?#20132;了?#34180;?br>没走几步,又是?#31449;场?#21069;方唯一的通道是一块宽度二十多厘米的石头小路,上方还有突出来的大石头挡路。没有办法,只能一个个爬着过去。有一步的距离比较远,上面背被石头压?#30424;?#19981;起来,膝盖向上一抬就撞在了石头上,疼得我直吸气。可是不敢停,我害怕滚到左?#36335;?#30340;乱石堆里面去。这?#20540;?#26041;,真是一步?#28982;?#23601;可能再?#19981;?#19981;了家了。那时候我心里一直在想着我的家人,想着如果我回不去他们又该怎?#31383;臁?br>?#22235;褚话?#25226;我拉了过去,这下山的艰险之处?#36864;?#26159;走完了。我高声说了句“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好看的男孩子我还没见过,我?#20849;?#33021;死!” 后面的路虽然陡,但是我们?#21363;?#30528;冰爪,只要探好路就不会有大问题。我没敢歇?#29275;?#36214;紧到前方探路。听到饼干在经过刚刚我撞到膝盖的地方的时候?#27493;?#20102;一声,还听到?#22235;?#23545;孟孟说“姑娘你又欠我一条命啊?#34180;?br>险路是暂时走完了,但是?#22235;?#30340;包找不着了,这意味?#29275;?#25105;们的火锅没有了。接下来的路程,我们的食物就只有一点小零食了。
等我们回到正确路线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两点了。而导航上,我们才离起点不远。
不过路比之前好走了无数倍。
虽?#25442;?#26159;上升,但这次我们很快就到了山顶。在快到山顶的时候看到了某种肉食动物的脚印,可能是山猫,还看到了一只正在工作的啄木鸟。


刚到山顶就看到了一些垃圾,这是这么久来第一次看见人类的痕迹。
我们沿着路一直往下走,在河道的上方看见了一个冰瀑,是那种一整个瀑布都结成冰的样?#21360;?#25105;和?#22235;?#36807;去远远的合了照,饼干和孟孟没有拍照先我们一步走了。


后面的路一直都还可以,没有路的时候我们就沿着河道往下走。后来我们看见了第一个路标,?#19988;?#30636;间我整个人激动到无?#24895;?#21152;。
河道的路不太好走,看着我们剩下的至少三分之二的路程,再看看已然不早的天色,又试探性地摸上山坡找路,想要走快一些。那时候我脑海里一直在回荡那句歌?#21097;骸?#21448;累又饿跌倒在雪地上?#34180;?br>最后不知道是谁?#20154;?#30340;饿了,我拿出了包里仅存的食物——?#35805;?#36771;条。我和?#22235;?#36824;有孟孟每人吃了两根补充能量,饼干倔得很,说啥都不肯吃。剩下的我们舍不得一口气吃完,?#22235;?#23601;拿在手上,谁饿了就来一根。(md,回想起来怎么这么悲惨)
再往前走,一路上看到好多根部从土里翻出来整个倒在地上的大树,大大小小的冰瀑,红头金身绿尾的野鸟,成?#33322;?#38431;的松鼠。这些是这一路走来除了路标之外最宽慰人的?#21543;?#20102;。
五点多,天色逐渐变暗了。我们好不容易终于走到了?#26885;菸选4友?#22721;?#36335;?#31361;然飞出来一?#25442;?#33394;的大鸟,本来专心赶路的我们都被吸引了注意力。一抬头,发现岩壁?#29616;?#30528;好?#22797;?#27178;杆,横杆上面放着树枝和?#26223;?#20570;成的长度不到一米的匣?#21360;?#25105;本来还好奇是?#26029;?#19978;去一探究竟,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,赶紧退回来往前走路。心里特别害怕,只好不断暗示自己“心存?#27425;?#23601;好心存?#27425;?#23601;好?#34180;?br>天色越来越暗,我很着?#20445;?#19968;心想要快点走出去,毕?#22815;?#23665;野岭的,天黑了会发生什么我们谁?#33756;?#19981;准。
在路过一条河的时候,我不信任看起来年代久远的独木?#29275;退盘首?#27700;过了河。?#19988;?#30636;间感觉疲?#20849;?#22570;的两只脚?#21363;?#30561;梦中强行被?#34892;?#20102;。这时天已经快黑了,过了河我也没看到其他的路,就依旧沿着河道往前走。走了一小段发现后面三个人都停了下来,我便也停了下来。隔了几分钟,他们说路在山上,我过去一看,果然看到了路标。
又要上山,看起来还是个不太好?#24895;?#30340;山,而且,天?#27493;?#36817;全黑了,看起来过不了几分钟就要开灯了。为了帮我们节省体力,?#22235;?#25343;过了饼干和孟孟的背包背在身上,又拿走了我包里最重的保温杯和充电宝?#21462;?br>往上爬了没几分钟,就出现了我们回到正确路线之后最难的一处——大石坡。一整块坡度大概在35°左右的巨大石坡就这样拦在我们的去路上。石坡上方是一个朽掉的树根,?#36335;?#21017;是不知道具体多高的山涧,反正落水声真的挺响的。
我真的宁愿相信自己走错路了也不愿意相信这就是我们要走的路。可是,两个不同的路标就这样静静地躺在上面,?#36335;?#26159;告诉我除了过去,别无选择。
更加不幸的是,就在这几分钟,天迅速地全黑了。
?#22235;?#20498;是一如既往的灵活,几下就过去了。我正在开着灯找有没有其他好走一些的地方时,孟孟也爬上了大石坡。这时我看到了石坡的中上方看起来有一条极窄的痕迹,好像可以借力,便手脚并用地向上爬去。正爬到?#35805;耄?#25105;听到?#36335;?#23391;孟的位?#20040;?#26469;了一声向下滑的声音,继而是孟孟的惊呼“救救我!?#34180;?#25105;一看,孟?#38505;?#22235;肢扒在石坡的最?#36335;?#21160;弹不得,前面过去的?#22235;?#25289;不到她,后面的饼干也碰不到她,我的位置更别说了,自身难保。?#19988;?#30636;间很多可怕的想法不停地在脑袋里盘旋,对孟孟的担心盖过了对险路的恐惧,只能祈祷孟孟一定能平安通过。这时饼干在后面扒在石头上扶着孟孟,?#22235;?#27809;找到可以支撑的地方,只好借?#25293;?#25830;力趴在石坡上去拉孟孟,而我在他们上方一米多远的地?#28966;?#22312;石坡上双腿瑟瑟发抖。我当时甚至觉得我们四个都回不了家了。
万幸的是,在?#22235;?#21644;饼干的合力帮助下,孟孟最终还是安全?#25191;?#20102;对面。接下来就是我了。手没有可以抓的地方,我只好整个身子侧躺在石坡上,靠右边身子提供的摩擦力稳住自己,左脚踩?#25293;?#20010;石痕,一点一点地往前挪。孟孟来拉我,我拒绝了,因为我怕她拉着我的时候我滑了,会把她也拽倒的。我过了之后,就是饼干了。她本来想走下面,在我和?#22235;?#30340;劝说下走了我走的那条“路?#20445;?#34429;说有了借力点,但还是很危险。?#22235;?#21448;上去给饼干搭了把手。


四个人都成功通过的?#19988;?#30636;间,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。九死一生大概说的就是我们了。(昨晚看?#22235;?#20889;的游记,看到这一段不禁泪盈于睫)


而此时,每个人真的都是又累又饿,全凭一口气吊着往出走。
再往前走,路过靠着岩壁搭着几根不知道哪一年的旧木头做的桥。岩壁上是以前的驴友方便通过凿出来的洞坑,木桥下是不知深浅的水潭。我不信?#25991;?#20010;木?#29275;?#21482;用左脚在上面借了个力,还是扒着岩壁过去的。
再后面的路就好走多了,天黑看不到路标,所以即使被导航坑得不轻,还是只能跟着导航走。走错过一小段,又很快发现后折回到了正确的路上。天黑黢黢的,整个山里只有我们的灯光?#24466;?#36393;在树叶上的声音。看着导航上剩下的接近三分之一的路程,心中无比?#35272;#?#21448;害怕不好的情绪蔓延不敢表现出来,只敢在坐?#21028;?#24687;的时候给同样来着导航的?#22235;褳度?#19968;个无助的眼神再?#37027;?#21520;吐槽。那时候我说?#25353;永?#27809;有过今天这样看到垃圾都能开心得不得了的时候?#20445;?#22240;为我明白,垃圾代表着人烟,看到垃圾,?#24471;?#25105;们还能走出去。
还好,没多久我们就走完了山间野路,在看到宽阔的泥土路上的车辙印的时候,我们没忍住狂喜着大?#23567;癱nm,劳资活着回到人间了!我爱你们!我爱这世界!”


再往后的路,大家?#35760;?#26494;多了,一路上叽叽喳喳地聊起了天。快到蚂蟥沟的时候,手机总算有了信号。赶紧给在秦岭服务区等着我们的猴哥打了电话,猴哥的车进不了山,我们就原地坐下休息了?#25442;?#34917;充了点能量又继续往出走。


大概又走了一个多小时,我们才到秦岭服务区。看到灯光的?#19988;?#21051;,竟有?#21482;?#33509;隔世的感觉。
猴哥在群里发了三个字:“肉夹馍?#20445;?#25105;和饼?#36175;?#28982;又来了劲,发起了最后冲刺跑到了服务区。猴哥正拿着一堆肉夹馍在等着我们,那样子,像极了周身泛着金光的救苦救难观世音。迫不?#25353;?#22320;接过肉夹馍,我们便狼吞虎咽吃了起来。


回到市区已是过了十二点,我已提前开好了房间,便直奔酒店,洗了个?#20154;?#28577;?#36864;?#20102;。第二天醒来,第一节?#25105;?#32463;上完了,来不及回宿舍换?#36335;?#23601;穿着脏兮兮的?#36335;?#32972;着登山杖去?#31995;?#20108;节课了。
至此刻,我依旧觉得那天的经历就像是一场?#25105;话恪?#20294;我很清楚这次经历于我来说足够特殊,足够历久弥新。就像在山里说的那样“劳资是从秦岭绝壁上活着回来的人,这够我吹一辈子牛逼了?#34180;?br>?#34892;徊四?#19968;?#26410;?#30340;救命之恩,?#34892;?#39292;干和孟孟带来的力量,?#34892;?#29492;哥的等待,?#34892;?#33258;己的不退缩,也?#34892;?#22825;无绝人之路让我们有机会绝处逢生。依旧是像当时在山里说的那样,我爱你们。
人间值得,愿我们都永远爱这个世界,永远生猛,永远年轻,永远牛逼!

福利传真
108

请赞赏鼓励下作者!

2人已赞赏

1楼   回复 举报 收藏

×

给辣椒_鼓励哦!

  • 1
  • 2
  • 5
  • 10
  • 20
  • 50
×

其他金额

×

微信扫码支付

赞?#24466;?#39069;:20
辣椒_

我已收到你的赞赏,?#24653;?#20320;的鼓励!

¥ 6.66
×

赞赏清单

使用微信?#21543;?#19968;扫”

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“分享按钮”